冰月银离

梦(巍澜)

赵云澜还没有发现沈巍放血的时候

原著剧版混合,逻辑混乱,请体谅

ooc全部归我,主演是完美的

 

  沈巍在有一次淘换玩体内能量后,感到一阵的无力,在赵云澜家的沙发上不自觉睡了过去。

  沈巍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一万年前的时候,他初见昆仑军的时候,他那时只是开了心智却没有伦理道德的约束,倒不如说就是随心所欲,这番模样倒是让昆仑君想到自己幼时又是这般无法无天随心而行,不免内心深处哪根柔软的神经被触动了一下,虽是小小的触动,但泛起的波澜确实久久不能平息。

  小鬼王总爱藏在不近不远的地方偷窥着昆仑君,他知道自己的戾气太重,莫说飞禽走兽,连花草树木都无法忍受。他想如果自己代表毁灭,那那个人就是创造吧,本就天上明月和地下淤泥的差距,自己心神向往意识亵渎,怎敢再进一步。但是看到昆仑君附近的小兽们,他又忍不住有些委屈,他也不想变成这样,但是宿命从他诞生的一刻就已注定。他越想身上的戾气有加重了几分,不小心惊扰了围坐在昆仑军附近的灵兽们,昆仑君叹了口气说:“出来吧”

他这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出来,心中懊恼,不自觉啃起了早已残破不堪的指甲。

“欸,只是让你出来,我又没有斥责你,这么糟蹋自己干什么,你不知道疼吗?”昆仑看着本是白皙如玉的手,指尖却血迹琳琳,心疼地说,虽说这鬼王是从大不敬之地出来的,即使他的存在本身就是原罪,但自己还是不为何总是被他清澈的眼眸而心软。

“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看看你,没打算对那些灵兽做什么”

“我知道,你呀,想见我下次直接过来就是,何必这么躲躲藏藏的”

“你不嫌弃我了”

“我何时嫌弃过你”

小鬼王听到此句,瞬间笑了,昆仑君手中还握着小鬼王的手,抬眸就看见了面前这人言笑晏晏的模样,像是盘古开天辟地,混沌初开的场景,这般场景倒和小鬼王的眼睛有些相似。其实昆仑君想不通,明明是大不敬之路出来的,为何却又如此清澈的眼睛,仿佛星辰大海都在其中。

小鬼王自是不懂昆仑君这般复杂的心绪,对他而言,能得到这样一句承诺,就很心喜了。

之后四海八荒都有这么一句话,说大荒山圣本事滔天将大不敬之地的鬼王都纳入囊中。而这两位正主却毫不在意,昆仑君继续带着小鬼王去看这世间的山河百川,在他这为数不多的日子中。

梦到这里,沈巍突然就醒了过来,后面的事情,即使在梦中他也不愿停留,倒不如说也就只有在梦中他可以选择不看,而现实却是无法逃避的,沈巍默默擦干净的脸上的泪迹,转头看向了正睡着安然的赵云澜,觉得再多的痛苦也不过尔尔。

斯人已去,我心已死;

斯人既存,我即粉身碎骨,也愿护得他一世周全。

 


评论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