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月银离

【巍澜】温馨20题

巍澜


人物属于P大,OOC属于我


如果原著巍澜看到剧版镇魂时,无逻辑,求轻拍


主要是吐槽一下昨天的剧情,我就一并算在温馨20题里了


 

每逢周三下午六点沈巍和赵云澜都会打开电视看更新的《剧版镇魂》,虽然对于改为兄弟情这一点,有些无奈,但作为当事人只能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再加上本就是打发时间,也就是增添些情趣罢了。

 

赵云澜看到标题一口水就喷了出来,“小巍,你怎么腰肌劳损啦,这是什么滋味啊”


听到赵云澜的打趣,沈巍只能拿起一根棒棒糖来堵他的嘴,自从他看到剧里的赵云澜天天吃棒棒糖,就也备了些在家里,无论是戒烟还堵嘴都甚是好用。


“啧啧,搞半天最后还是一个影子把你给救下来了,不过你这里倒比之前好些,要知道你那次可是被冰锥定住了,我可心疼了。”赵云澜一如既往地吐槽剧情。


而沈巍倒没有说些什么,只要你没事就算是牺牲其他人的性命有算什么,自己本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只不过是不想你看到黑暗的一面罢了。


沈巍指了指剧中二人一起坐在路边长椅的情景“我觉得这里他估计是要做什么牺牲”,那副模样代表着什么,他自己再清楚不过,不死不灭不成神,自己在最后时刻领悟了道理,这里面倒是早早的有体会了。


“呵,果然无论到什么地方,你这个毛病怎么都改不了”


之后的剧情他们也都一如往常地边吐槽便看下去了,直到35集,剧中的赵云澜和沈巍在虫洞看到十万年前的过往,赵云澜一拍大腿,一脸愤然“这肯定是你瞎编的回忆,还什么睡了一万年,还有那个平淡地继续当黑袍使,我可记得之前你为了不让记起昆仑回忆时,都编七八个假的回忆了,我就不信这里面也都是真的,感情太突兀了,如果只是这样为什么说我们有约,而且你对夜尊的情绪也衔接不上。剧里的沈巍还是道行太浅,一万年前的还算正常,但赵云澜被虫洞吸回去之后的剧情没有一个对的上”


“那你觉得真相应该是什么”沈巍打断了滔滔不绝的赵云澜,试图转移话题。


“哼,第一,如果万年之约真的存在,如果这个兄弟情真是顶替了我们之间的感情,那除非你死了,否则以你的性子就算魂魄不稳,也会偷偷跑到地星来找人,就是不知道是如同幽魂一样游荡还是附身在一些花鸟鱼虫上了”


“的确,只要我还有一息尚存,就不会放弃找你”


“第二,如果沈巍真是沉睡了万年,那大家也只是知道他戴面具黑衣长袍的样子,怎么可能一醒来就被摄政官那个老油条认出来”


“或许是气息吧,毕竟大不敬之地也就诞生了我和夜尊两个鬼王而已”


赵云澜冷笑“剧版可没有鬼王的设定,反正我是不信你会这么简单的度过万年年,总不能连你脖子前挂着的吊坠还是那个糖纸不成,我可记得那东西可亮过,糖纸会亮?”


沈巍看着势必要争个理论的赵云澜顿时举手投降,他知道无论是过往还是剧情,那左肩魂火于他于自己都是极其重要的东西,若是真的被一张糖纸给代替,怕不是赵云澜要亲自让那个编剧尝尝镇魂鞭的味道。


他将明显有些生气的赵云澜揽入怀中,轻声安慰道“无论剧情怎么发展只不过是普通人的臆想罢了,事实只要我们自己知道不就是了,而且他人再如何编排,我们都已经在一起了,魂火也罢,万年之约也罢于我而言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就已是三生有幸,而且这么也不错,至少他不用看着你一世又一世的轮回,你也没有以身祭大封。”


赵云澜听着沈巍越来越低的声音,之前梗在心头的不悦也慢慢消散了。


想想自己估计是真的被沈巍宠坏了,竟然为了这等芝麻绿豆点多的小事而生气,也真是有违自己昆仑的称号。


被安抚下来的赵云澜和沈巍自然又回到以往的状态,这次的事也如过往云烟般散去。


 

-------------------------------------------------------------------------------

不得不说,昨天的剧情是真的无语,但是我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希这只是对应原著沈巍修改大神木里面记忆的事情,沈巍虽然的确有心机让赵云澜不肯舍下他,但对于自己付出还是只有冰山一角会显露出来,最关键还是魂火吊坠啊,感觉这个圆不回来了,真搞不懂为什么要把上古时期的剧情全部改掉,这不是中国的神话系统吗,为啥他们不能有名字,不能出现,编剧你要是圆不回来,我不仅要哭给你看,还要寄刀片给你,然后把你浑身上下的毛全部拔光QWQQQQQ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