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月银离

【藏琴/琴藏】许你一生到老(1)

试图找回手感的咸鱼卿:

·藏琴/琴藏


·蠢萌妻奴叶问水,傲娇暖心杨莫问


·ooc肯定有的


·文笔,肯定没有的


·傻白甜纯发糖


·表白自家老琴爹易泽安











                         【藏琴/琴藏】许你一生到老(1)


 叶问水身为藏剑山庄的二少爷却整日里无所事事,偷鸡摸枣,看见庄子上面容姣好的师兄弟就想着上去捏捏脸,拉拉小手,日子过得好不快活。未出过庄门的二少从小就听常出门的师兄们描述,隔壁邻居家的儿子杨莫问是如何如何清丽俊俏,这在问水幼小的心中就种下了对杨莫问的期待。长歌家诶,一家人都是特别好看的,还都是文人,风花雪月吟诗作对,出场都是自带飘花瓣和藏剑家军火商的生活完全不一样,特别期待。


 幼时,小问水躲在屏风后面偷听父亲大伯讲话的时候,透过缝隙看见了身着长歌校服的长歌门人,面对小叔咄咄逼人的强势态度没有正面冲突也没有绕过话题,举止间风度翩翩,这让对长歌门特别好奇的问水越发地想知道长歌家难得一遇的杨莫问是什么样子的了。长歌家的人都好好看哦,不愧是我老婆门!每次师兄师姐们出门跑商都不带上问水,借口就是问水还太小了,出门会被拐卖到恶人谷做苦力。这是什么鬼理由,明明就是不想带我去!但是,总会有些奇怪的人形跟宠会跟着师兄们回来,有假装断腿的,有马草精,有西域猫精,嗯嗯嗯???这都是些什么奇怪的东西,怎么来我家蹭吃蹭喝了!诶诶诶,手放哪儿呢,师姐也是你可以牵的,一个玉皇下去你一定会死。庄子要被这些坏东西霸占了,气死本少爷了,本少爷要离家出走!不行不行,不能走,去长歌的路还不认识呢,万一本少爷走丢了那这世间便少了一个绝色,那可就真是大损失了。可是,师兄们,你们能矜持一点吗,垂耳兔有那么好看吗?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校服,然后摸着良心回答我,是我们自己好看还是蠢狗好看!想清楚了再回答!气fufu。


  及冠不久的藏剑弟子们难得被允许从庄子里出来,看见外面的花花世界十分好奇便在广武城赏花遛鸟花银子,出手阔绰已引人注意,再者叶问水一行人个个气度不凡,一路过来不知惹得多少少女芳心暗许。有大胆者向问水掷花,叶问水竟也来者不拒照单全收,怀中满满的花惹得小师妹嫌弃,“师兄,你这么骚气是要被庄花拉去锻剑的!”“略略略,伯父才不舍得把我扔剑炉里,”,少年朝叽叽喳喳的小女孩扮鬼脸,“小师妹这是担心你大唐最帅气的师兄了。”“什么大唐最帅,明明是大唐最骚!最帅的是长歌门的莫问师兄,问水师兄你就别挣扎了!”“诶,我说你们一个个的怎么都说杨莫问处处比我好,虚假的同门情谊,本少爷一定要会会这家伙,让你们看看,我,叶问水,藏剑山庄二少才是大唐最优秀的!”小师妹的话激出的叶问水似乎从来没有的好胜心,哼,愚蠢的凡人。

  这不,刚回藏剑问水就缩回君风院,在卧房里翻箱倒柜不知在找些什么,待山庄的小童来请他往清风院用餐时发现平日万分注重仪态的二少竟是灰头土脸,衣袖高高挽起手中还拿着一卷纸页泛黄的卷轴,这画风清奇的和往日的二少爷全不一样,莫不是被夺舍了?叶问水也没注意到小童惊愕的神情,头也不抬地挥挥手打发人走开。“哈啾!”方把卷轴放在几案上展开就被厚重的灰尘呛得打了个奇响亮的喷嚏,问水皱了皱鼻子,待他定神一看卷轴上的画像时不由得面露难色,这······不,我不承认这是我画的,说好了大唐最美呢,莫不是本少爷儿时审美异于常人?连连后退,抚着自己的胸口大喘气,这简直辣眼睛,好奇心使我打开,求生欲使我退后。



还是自己当年太傻太年轻啊,这般不堪回首的往事本少爷为何会保留在这。难道,这真是本少爷幼时的审美吗!!!不成,我要去看看杨莫问到底是何方神圣,使得本少爷从小就臆想他的模样,还抢本少爷大唐最帅的名头!


  想到什么就要去做,风风火火叶问水,牵出小马驹背上他的金银细软踏上漫漫寻妻路征途。


  娘诶,这是些什么奇怪的物什,头上长角身被梅花,还在草地上蹦跶得甚是欢快。“别别别,别过来啊,我告诉你啊,我可是藏剑山庄的二少爷······哎呦,我的屁股啊!”不知怎的,问水被长歌家养的小鹿撞倒在地。四下无人,照往常一般嚎上一嗓子就会有人来救他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了,只得拍拍灰捂着历经劫难的可怜小屁屁从地上爬起来。咬牙切齿地指着睁着水汪汪大眼睛的小鹿,“别让本少爷下次再遇上你,再遇上定要把你吃咯!哎呦,我的屁股哟······”


  “呵。”从林中传来一声轻笑。


  “谁,是谁在暗处偷窥本少爷!谁给你的熊心豹子胆?”叶问水捂住自己隐隐作痛的屁股,勉力作出强硬的气势,殊不知早已被竹林中人目睹了全程。


  “问水师兄多年来着实未变,仍是赤子之心。”施施然款步而出,来者是头簪桃枝的长歌门人,听其称呼在门派中地位定然不低,“不知师兄此番前来所谓何事?”


  听着来人文绉绉的话,叶问水身为藏剑二少也不好张口就是大白话惹人笑话,“此番冒昧来访长歌是为寻一人。”哼,文绉绉的话谁不会两句,本少爷也是请过夫子的,“倒是小友因何出现在此处?”


  杨莫问看了他一眼,见他扶着腰的动作忍笑唇角上翘,着实有意思的紧,“此境均为长歌所有,长歌中人自然能自由出入。师兄寻人何不往山门处,此处人烟稀少,极少数弟子也是偶尔来之。”


  叶问水不由得尴尬,要是知道你们家山门在哪里我就不会被这小破鹿撞倒了,就不会出糗了,哼。


  杨莫问看出些许端倪,瞅见叶问水薄红的耳根轻笑一声,“问水,我带你去吧。”



评论

热度(15)

  1. 冰月银离顾浮笙 转载了此文字
  2. 晏北臣。顾浮笙 转载了此文字